星宿风云录
来源:申博sunbet娱乐官网    发布时间:2017-07-04 12:51:47

  (七)夜色闻笛之红袖添香

  我的梦想已经开始在脚下延伸。

  四个不相关联的词语拼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美妙的词汇,轻轻读取,便如同婴儿梦中的絮语,如同素手划过琴弦,悦耳、轻盈,仿佛着了梦一般的轻纱。

  生死论回。

  等待,等待,在等待中站成一种桀骜不驯的姿态,腾飞的信念已经悄悄的积蓄成喷薄而起的力量。

  (九)险恶人生之恨仇切切

  (五)花开四方之血战江湖

  自星宿神域归来,我的使命在刹那间变得辉煌并且冠了无尽的荣耀。我的梦想在侠义和风骨的锻铸中形成一道风景,在生命中开始盛开,铺陈,渲染,带了希望和等待。

  这是一个诞生着枭雄和扼杀着冥顽的乱世,一切生命都在爱恨情仇的夹缝中喘息。如果不能成为英雄,走向终点的归途只有一个暗淡的结局,所以一个真正的强者,需要在惨淡中奋起,让木管穿越层层雾霭,向着更高的天际,笑傲并且飞翔。

  跛足而行,胸中有万丈波澜,怀抱干云豪气,然却心力不足,无扛鼎伏虎之力以遏尽敌。所以,慨叹之后依然用强健的信念支撑着无所畏惧的身躯,走一步,江湖便增添一分宁静。

  大理,一片升平的歌舞,来往的人群、车马,有刚出道的英雄豪杰,也有急来急往的商贩走卒,疲惫、兴奋、焦急、等待、得意……种种表情浮于脸上,刻在心中。匆匆的形色,明媚的蓝天,这一切都不曾因一个生命的诞生而改变。哲学家说,生命的诞生是起于偶然,也是终于偶然,我就是一个偶然因子里最有生命力的一个。

  武当侠女,骑仙鹤以邀游。耳畔有一句诗歌划过:玉泉临鹤影,冰河觅琼芳,长夜从此逝,啼笑五更窗。司马相如、卓文君,苏小妹和秦少游,崔莺莺与张君瑞,一切画面浮于眼前。

  附录:作者简介,降龙老怪,天龙八部东方明珠区,星宿派55级。现实中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在梦里,我无数次看到一个英雄的影子,也归来了,是谓之——乔峰归来。

  生命的意义由此开始,一个驰骋江湖的侠士开始酝酿着风暴前夕的力量。

  西湖如画。莺莺燕燕在杂生的草数间欢快的雀跃和啼鸣。花谢花飞,云卷云舒,一个着了粉红衣衫的身影,悄然闪过,踏着满地的生机和幽幽绿意,我的心神随之飞舞,期冀开始蔓延。

  (二)威名乍试之无量东山

  终于,那熟悉和令人憎恶的身影从身边流过,我怒发冲冠,青蛇毒掌、冰蚕毒掌两掌连发,血光惨淡后倒地而亡,我狂啸,嘴角有一丝复仇的欣快。

  猖狂,绝对不是一个充满了丑恶的字眼,他其实包含了比善良更为深沉的东西。只需笑傲江湖,仗剑走天涯,见不平而长鸣挥掌,一切在江湖上背离了侠义原则的,都将在升腾的毒云中,变成土灰。

  幸运的部落大都相似,不幸的部落各有不同的心酸。有怪作乱,这是我在某一个时间和某一个地域从江湖传言中倾听到的谈论。作为一名江湖侠士,我微笑着,挺起了胸膛,弹掉衣冠上的灰尘,把剑出鞘,纵身赴川。

  (四)长风浩荡之血色峨眉

  向往,从诞生于大理的那一瞬间开始。

  我在蛮荒之地重新历练我的灵魂,若干个日日夜夜过后,我归来了,杀气荡然无存,一代英豪重新诞生。

  曾几何时,我的身边增添了一只凌厉勇猛的虎将,它跳跃,匍匐,狂啸,惊起惨淡的毒云,飞舞的鸳鸯,更有丧胆而亡的敌寇。

  如梦的人生,游戏般的迷离,在若干个无助的风雨之夜,反复着同样的故事和誓言。如同雨点敲打在枯萎的芭蕉上,留得残荷听雨声,不眠之夜的愁绪穿过窗棂,云际,凝聚成西天的离恨。呦呦鹿鸣,河畔的水鸟叫了,我悄悄的聆听着,并在祈祷中等待从天际飘落的飞仙。

  万一鹄好。

  长风浩荡,太阳辉煌,年轻的梦想开始在战乱与纷争之中凝聚起一股力量,其间有愤怒,有豪情,有力量在奔涌,汇流,翻滚,升腾。

  (十)东山再起之前路茫茫

  无量山,一个包容所有新生儿的处所,我又重新来了,寻觅我曾经丢掉的梦想。我桀骜且自信的同一些不入流的小怪做着毫无兴致的斗争,看着一个又一个江湖新星加入我的团队,在斗争中寻找着新生的机会。

  天龙寺的钟声响彻云霄,武夷的风暴在遥远的天边激荡,在某一个午夜或者凌晨,我的身影在星宿的某个角落站立成一种展翅欲翔的姿态。

  一份简单的执着,引领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孩童,他以侠士自居,贸然地走着一条不知前程的路。谨遵赵天师旨意,无量山有小怪作乱,便抽身东行,山川低矮,杂草丛生,也有花鸟丛出其间。满目望去,遍地纷纭的乃是恶猿横行。手起刀落,数击之下,惨叫穿耳而过,倒下去了一个无行无德之小怪,却渐渐成长起一个行侠仗义的江湖侠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为复仇,我背上了罪恶的名声,这一切都不重要,我不在乎江湖人士对我的白眼。我只希望,在江湖之上,还有我的一个地方,可以喘息,可以大笑,可以纵情歌舞与跳跃。

  英雄本色。

  牦牛蹄声踏过片片枯草,听得到心底欣快的欢呼,风雨的前路,我来了。

  幽幽情人。

  在梦里,我看到了万万名星宿弟子在欢呼,他们和我一样,共同祈祷一个着了紫色雾气的梦,伟大而深沉。

  十年以来,我都在做一同一个梦,帅气的韩世忠哥哥,俊秀的红玉妹妹,在长满青苔和升腾着雾气的星宿之海,看毒虫嬉戏。这是神仙一般的生活,所以,当丁春秋在西夏边陲建造起一个独立、傲然的部落时,丁氏在星宿人的眼里,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神,他已经成为一种精神的标志,一个顽强的同命运和敌人所斗争的意象,激励着无尽的后来者前赴后继,同生共死,为了一个共同的、伟大的梦想。

  此生逍遥君休问,古来万事东流水。逝者如斯的慨叹以作千古,那些文人和墨客还在后来的人生轨迹上或歌或泣着同一个悲剧或者传说。

  此时,我的头上背负了一个鲜红的印记,杀气在我的心中久久挥而不去。我在迷失中寻找着突破,长路漫漫,我的飞仙和缪斯又在哪里做变幻莫测的飞舞呢?

  在踌躇满志之时,得意的春风吹拂着花间垂柳。我在愤怒中凝视着过往的每一个行人。或许他就是那个不留痕迹的无德小贼,以微薄的付出骗取了我的巨额资财。大理城中,被誉为恶贯满盈的段延庆想必也不会如此狠毒。

  (六)横戈铁牦之风雷初震

  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龙凤双刀,镶以宝石,可辟千斤,可断丝发,可御劲敌。坐骑牦牛,横行于江湖南北,蹄声踏过,不闻百姓哭号,只有侠义的风骨,香气扑鼻,流传于百里城内与外。

  十年浩荡。

  (一)沧海横流之龙诞大理

  我的生命从此满身光彩。

  小盗无德。

  增加善恶值,消除杀气,这是唯一的选择。

  某年月日,诞生于大理。

  许多年后,在混沌的记忆里,我铭刻着一段隐约的往事,那些颜色是淡蓝色的,掺杂了些许的雾霭,从赵天师开始,我走上了一条路,这条路千百个人都曾经走过,我也将要走下去,我鉴定的相信,这将是一条通往华山巅峰的路,一条通往北冥南海的路,一条通往某一个神秘的处所,一个未知的领地,一个不曾为我辈知晓并孕育着无尽传奇的土地。

  星宿神功,星宿侠骨,星宿豪情……这不仅仅属于一个部落,因为这个江湖需要真正的英雄。无量山、剑阁、洱海、嵩山,这已经不再是我血战和征杀的战场,我的旗帜已经在更广阔的神州大地上闪耀光芒,我要的天空比这更高,比这更蓝。

  无论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只要有妖魔存在的处所,就有我的存在。因为我的前面,已经有勇者在谱撒一条用鲜红的心血点缀的征途,后面,已经有继往开来的人儿在踯躅前行,而我,已是这征途中最平凡而坚定的一员。

  苍山、雁北、西湖,这些字眼开始在我的生命里添加色彩,那里需要更加历练的灵魂,需要更高多的江湖豪杰,更需要一个为信念和正义支撑的侠士。我欣然前往,并在每一步轨迹中把自己定格成一个永无止境的勇者,为愤怒支撑,为力量凝聚,为正义打造。

  (三)紫气西来之星宿侠士

  天高听悲。

  怒发凭栏。

  毒云西升。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一统江湖。这是流传于江湖之上若干年的名言俗语,无论那个门派,即便是身份最地位的弟子,都曾记得这句话的出处和它的分量。无论在江湖的任何角落,你都可以见得到着了绿色锦袍的星宿弟子在行走、张望、等待、杀戮、拯救……

  玄冥神掌、连珠腐尸毒、天地同寿……这些字眼激荡着我的心怀,让我的灵魂日夜骚动不安。在星宿的东北偏东,在神木王鼎之前,我仰望着丁氏神人的背影,长拜而往。

  逍遥派,苏星河的灵魂居所,也是逍遥人生的魂梦望归之地,云集了一批如闲云野鹤的忠实信徒。武夷的某个角落,在雷声阵阵的茫茫夜色之下,我听到了笛声,带了逍遥的轻柔,如花如雾。

  龙腾紫薇。

  夕阳西下,星宿傲骨的身边多了一个天马行空的逍遥侠女。

  不求功名死,但须侠骨香,已经成为一个星宿侠士的格言。

  风雷袭过耳畔,我渴望着更加激荡的天空和风暴。

  一个星宿侠士的心路历程。是原创作品中对玩家成长轨迹的最经典的描述。

  峨眉万佛顶,如同这个部落的筋骨高高的挺立着,坚强而又伟岸。峨眉侠女的名声如同这座神山一样蜚声江湖。

  何况我的身边还有万一鹄好,还有幽幽情人,还有霸气猪猪等等的好友,他们支撑起我愉快的信念,虽然,在雁北,苍山,在武夷,西湖都一再遭受江湖上那些所谓侠客的侵袭,我始终微笑着。

  这是一个可怕的梦,我渴望着醒来。

  (八)江湖笑傲之爱意绵绵


申博sunbet娱乐官网 除注明原创以外,其余均来自互联网以及微信朋友圈,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立即删除!
文章地址:http://www.joyosoft.net/33jbs/20170704263.html



上一篇:各数值对战士属性的影响 下一篇:台服贤者私心最终配点